;

 返回

65.别诱惑我267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www.a5666.one

  第65节  别诱惑我
  众人再次一愣,不过这句话从王九州的嘴里出来大家都来了兴趣。
  王九州接着说:“其实这个事情也不算什么秘密,只是你们不了解九曲酒厂,所以才会惊讶,郭先达这个人祖辈酿酒,在动乱时代因为这个还被打成了右派,但是九曲酒厂却一直都是他在全力支撑着,现在酒厂的十多个品种的酒都是他一手弄出来的,可以说没有他的话九曲酒厂可能早就完蛋了,但是他唯一的一个儿子就是在动乱时候被打死在酒厂的,他把酒厂当做自己的命,让他离开酒厂,太残忍了。”
  听了这话顿时众人都沉默了一下,因为这个人实在是太悲情了。
  “那你的意思是他的酿酒技术非常了得了?”刘云立马就问道,这才是她最关心的问题。
  宋长久立马点头,说道:“这个当然,最少整个山城市范围内想要找到一个比老郭更加厉害的酿酒师是找不到了,他酿出来的极品九曲,从来就没对外出售过,因为数量太少了,我今天带了一瓶,你们可以尝尝。”
  他说着,就从桌子底下拿了一个白瓷瓶子上来放到桌子上,小心翼翼的打开。
  刚一打开一股清香的酒气就传入了众人的鼻子里。
  “好酒。”李牧顿时眼睛一亮喊道。
  刘云也说道:“嗯,是好酒,很纯很清香,是杂粮酒吧。”显然她对酒也很了解。
  “是的,杂粮酒,老郭把这酒叫七粮液,是七种不同的粮食放在一起酿造成的,只是产量太少,成本也太高,据他说这一瓶酒的成本就有一百块钱左右,成本价都比茅台酒贵了,根本就没办法卖。”宋长久叹了口气说道。
  “我原本还想让郭老头把这酒的成本给降下来,他死活都不肯,他这个人就这点毛病,容易和人拧,犟起来像头驴,谁也拉不回来,我就是担心他和你们合不到一起,这才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
  他说完无奈的叹了口气。
  刘云几乎没有丝毫思考就说道:“你放心吧,对真正的人才,我从来都是非常珍惜的,哪个有本事的人都有些小脾气,这是可以理解的,只要他是真的能酿酒,我就不会让他离开酒厂的。”
  她这句话相当于是一个保证。
  听了这话,宋长久这才点头。
  几个人品了一下白瓷瓶里的酒,二狗也接了一杯,放在嘴边一闻,还没入口一股清香的气息就让人心神一震,更加奇妙的是,闻到这股气息他不由竟然感觉到一股悲伤的气息在心里酝酿,一股苍凉的气息不由从心底迸发出来,让他忽然的就想起自己从小没爹没娘的凄惨,眼角不由就湿润了。
  一口酒下肚,只有一个感觉,火辣辣的,烫的人心发烧,眼泪不由就流了下来,却舒畅了许多。
  “好酒,好酒,这酒简直神了,竟然让我想起了以前的好多难过的事情。”李牧率先说道,眼角也挂着一丝泪水,不知道是想起什么难过的事情了。
  刘云没有流泪,只是眼角也是通红,抬头看到大家都是一样,包括宋长久和王九州竟然眼圈都是通红,不由对这个酒就充满了惊讶。
  或许是因为这两个小插曲,最后刘云给酒厂开了一个让王九州和宋长久都没想到的高价,三百万。
  虽然三百万看似不多,但是现在的九曲酒厂已经是一个完全的空壳了,欠债无数,三百万的价格已经远远超过宋长久和王九州的预想了,他们原来想的是酒厂最多能卖一百万已经了不得了。
  卖的多了,他们当然没意见,这可都是功绩,立马双方就毫不犹豫的把合约给签了,又是一顿寒暄,或许是因为开心的,几个人一直吃到晚上十点多才停。
  因为太晚了,王九州就带着二狗住在了招待所,宋长久也是,他们之所以选择在山城谈判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一旦谈判成功了他们还要给市里做一个汇报,在招待所呆一晚上正好明天汇报了就直接回去县里正式交接。
  李牧和刘云直接回家去了,风荷也被二狗安排住在了招待所里。
  一个人躺在客房里,二狗是寂寞难耐,躺在床上死活都睡不着,就在此时,一阵敲门声忽然响起,风荷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二狗,你睡了吗。”
  听到她的声音,他立马冲门外喊道:“没呢。”然后就走过去把门给拉开,看着她说道:“咋啦,进来吧。”
  风荷点点头,跟着他进到房间里。
  “我一个人害怕,我还从来没在招待所睡过觉呢。”她有些羞涩的说道,或许是因为紧张,低着头脸蛋红扑扑的,两只手不住的在捏着衣角。
  二狗一愣,心里顿时就痒痒了起来,轻轻的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扶着她的肩膀说道:“那怎么办啊,要不我陪你吧。”
  “不行,男女授受不亲,别人会乱想的。”她立马说道。
  二狗嘿嘿一笑,然后一脸严肃的说道:“怕啥啊,你不是都承认是我对象了,他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难道你还不相信我的人品啊。”
  风荷挣脱了他的手往后退了一步认真的看着他说道:“我就是不相信你的人品这才不想你陪我。”
  二狗立刻纠结。
  “我的人品很好啊。”他摸着鼻子说道。
  风荷呵呵一笑,靠着墙低头捏着衣角说道:“我反正是不相信你,要不,你就陪我说话吧,陪我说一夜的话,好么。”
  她说完,翻着眼睛看着二狗。
  “可是我会累啊。”二狗说着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表示他真的累了。
  风荷一愣,无奈的说道:“那好吧,我自己回去发呆。”
  她说着就往门外走去,二狗急忙把她挡住,说道:“好吧,好吧,我陪你还不行啊,省的你晚上又做噩梦了。”
  “嗯,我就知道你最好了。”风荷立马笑着说道,顿了一下,她又歪着脑袋看着他说道:“为了奖励你,我允许你明天给我买一身衣服,怎么样,反正你那么有钱,也不差这么一点。”
  二狗一听这话,顿时就知道风荷这是在给他机会,顿时就笑着说道:“好啊,没问题,我正有这个打算呢。”
  两个人就一直坐着聊天,先是二狗给风荷讲自己的故事,然后是风荷给二狗讲她的过去,两个人讲着讲着都累了,不由的风荷就把脑袋靠在了二狗的肩膀上,二狗也很理所当然的把她揽在怀里。
  &nbs
  p; 最终,还是二狗先清醒了,看着趴在他怀里困得一塌糊涂的风荷,摇摇头轻轻把她抱起来放在床上,然后躺在她身边把她揽在怀里,他刚躺下风荷就轻轻动了一下。
  二狗猛然一惊,他还以为风荷要醒来了,没想到她只是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把脑袋埋在他怀里睡,隔着月光能看到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甜蜜的笑容。
  “做个好梦吧,傻丫头。”二狗亲昵的说道,在她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这才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二狗一醒来就感觉到鼻孔里一阵瘙痒,睁开眼睛就看到风荷正瞪大着眼睛用头发在逗他的鼻孔。
  “好啊,竟然敢欺负我,看我怎么收拾你。”二狗顿时就朝她扑了过去,一把把她压在了身下,和她脸对脸的凑在一起,两只手紧紧的把她抱住。
  风荷顿时就愣住了,木然的瞪着两只漂亮的眼睛看着二狗说道:“你想干嘛。”
  “我想吃了你。”他粗着气看着风荷说道,低头就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风荷没有躲开,只是轻轻的闭住了眼睛,任由二狗顺着自己的额头一路往下亲吻,一直等到他快要亲到她的嘴了,她这才和受惊的小兔一样急忙把二狗推开抱着被子缩在一旁。
  “我害怕。”她小声的说道。
  二狗的心也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听到她这句话,顿时也笑着说道:“我也有些紧张。”
  他说的是实话,虽然他捅过的女人不少,但是却还从来没碰过一个黄花大闺女,心理压力着实不小,风荷身上传来的阵阵体香让他刚刚差点就直接失去理智了。
  他保证,如果风荷刚刚不是把他给推开的话,他肯定早就把她的衣服给脱光了。
  听到他的话风荷却哭了,梨花带泪,异常伤心。
  二狗顿时就愣住了,上前轻轻把她抱住在她耳边小声的问道:“怎么了哭了啊,不哭了喔,乖,我不欺负你,我保证。”
  没想到听他这么说风荷哭的更厉害了。
  “我知道你和那个刘云的关系不正常,和南副县长的关系也不正常,还有县招待所那个营业员,你和她们的关系肯定都不正常,你已经有那么多女人了,你为什么还要招惹我啊。”
  她一边说一边伤心的哭着。
  二狗顿时就愣住了,心里不由掀起了轩然大波,竟然生出了一身的冷汗,特殊能力顿时就进入到风荷的脑袋里,知道这些不过都是她猜测的,顿时才松了一口气。
  急忙就看着风荷说道:“你瞎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和南副县长有什么不正常的关系啊,还有刘云,人家一个堂堂大老板怎么会看上我这么个小瘪三啊,你多想了。”
  说着就要给她擦眼泪却被她脑袋一闪躲开了。
  “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承认的,但是我就是知道,我能看的出来,你看着他们的眼神明显就不同,她们看着你的眼神也明显都是带着暧昧的神色,一般人看不出来,但是我那么在乎你,我怎么能看不出来。”
  她一脸委屈的说道。
  二狗顿时沉默了,他不由就想起了自己在一本不知道什么书上看到的一句话。
  “当一个女人爱上你的时候,她能轻而易举的看到你的一切,包括你的秘密。”
  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这会他好像说什么话都不对。
  “怎么,没话说了吧,你放心吧,我不会给别人乱咬舌头的。”她看着二狗说道。
  二狗沉默了一下,然后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她说道:“你想怎么样。”
  风荷咬咬牙,看着他说道:“我知道你想要我的身子,我的身子可以给你,我也可以答应你绝对不会说出你的秘密,但是你要帮我治好我爸爸的病。”
  “额。”二狗顿时就愣住了,他没想到风荷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看着她倔强的盯着自己的眼神,他不由的十分心疼,轻轻上前伸手把她再次抱住。
  风荷这次没有躲开,只是身子在不断的颤抖。
  轻轻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二狗说道:“我想要你的身子,你说的没错,但是如果用这种方法的话,我不答应。”
  “你混蛋,你还想要什么,你究竟要怎么才能帮我,医生说我爸爸如果再不做手术的话就会残废。”风荷说着眼泪就哗啦啦的流了下来,趴在二狗的肩膀上呜呜的哭。
  二狗不由就一阵心揪,看着她认真的说道:“对不起,是我错了,我没把话说明白,我是想给你说,我可以帮你把你爸爸的病治好,但是我用身子做交换,这对你不公平,如果你觉得过意不去的话,花了多少钱就当是我借给你的,好吗。”
  风荷立马就不哭了,惊讶的看着二狗说道:“你会这么好心?”
  二狗苦笑。
  “我应该没那么差吧,难道我帮你就一定要有什么目的吗,难道我王二狗就不能做一件好事吗。”他认真的盯着风荷说道。
  风荷露出思考的表情,然后一副恍然大悟的说道:“喔,我知道了,你这是在曲线下手,你借给我钱,我没能力还到时候肯定会内疚,然后就会以身相许,那样我的身子还是你的,你太坏了。”
  二狗呆住了。
  这个女孩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这么好的办法我怎么都没想到啊,谢谢你的提醒啊,我决定了,就用这一招了,怎么样,你同意吗。”他嘿嘿笑着看着风荷说道。
  风荷一愣,羞红着脸说道:“我爸爸身上的毛病很多,有糖尿病,血压也高,腿也残废了,医生说需要长期的修养才行,光是手术费就要一万多块钱,你拿这么多钱帮我你就不怕我跑了吗。”
  “怕啥,不就一万多块钱吗,送给你都行。”二狗很豪气的说道,只是说完也感觉到一阵心痛,脸上轻轻一颤。
  毕竟是一万多块钱啊,又不是一块钱。
  风荷立马就笑了,说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还你的,如果我没能耐还你,我就嫁给你,这辈子都伺候你。”她说着,低着头咬了咬牙又说道:“如果你不想娶我的话,我就给你做小女人,跟你一辈子。”
  她也知道自己提出的要求的确是有些过分了,放在任何人身上,即便是人家要了她的身子也不可能给她一万多块钱的,可是她现在最值钱的就只剩下她的身子了,她别无选择。
  看着她一脸期待的样子,二狗忽然感觉老天爷真他妈的不是东西,让他面临这样艰难的选择。
  如果他答应了,他就成禽兽了,他不答应的话,他也是禽兽。
  “你想听让我答应还是想让我拒绝。”他苦笑着看着风荷说道。
  风荷脸色又红了几分,但是却很坚定的说道:“我想让你答应,我从小没妈,是我爸把我给养大的,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为了他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二狗不由就被她的话给震撼了,一股悲伤的情绪涌上心头。
  “你最少还有个爸,我已经只剩下自己一个了。”他在心里苦笑着说,然后开口说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的,至于你说的那些话,我就当是听了个笑话,我二狗是很色,但是却也有我的原则,让我用这个要挟你和我上床,我做不到。”
  风荷一愣,倔强的把他抱得死死的,一对发育的很好的双胸在二狗胸前不断的蹭着,软软的感觉让二狗不由就有些冲动,立马就想要把她给推开。
  “不要,要了我吧,就现在,要了我,你不要了我我心里不踏实,总害怕你不帮我。”风荷说着,就在他脖子上乱亲了起来。
  二狗一把把她给推开,喘着粗气说道:“别诱惑我了,我真的快忍不住了,已经八点了,我要去叫王县长起床了。”
  他说着就翻身下床,风荷一愣,不由脸上闪过一丝暗淡的神色,不过很快又恢复了神光,在床上跪着走到二狗身后帮他整理着衣服。
  二狗身上一颤,本能的就想躲开,但是却生生的忍住了,任由她给自己整理衣服。
  忽然,他感觉到两只柔软的臂膀从他的胳膊底下伸了过去把他给抱住了,一个柔软的身体紧紧的贴着他的背,是风荷在背后把他给抱住了。
  “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但是从现在起,我风荷就是你二狗的女人了,我的身子这辈子都只是你一个人的,但是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的,你要我的时候我就陪着你,你不要我的时候我就一个人过。”
  她悠悠的说道,声音带着无比的坚定。
  二狗立马就感觉到一股热流流过心底,翻身一把把她抱在怀里,紧紧的抱着。
  “我二狗这辈子是做了什么大善事了,能碰上你这么好的一个女孩,你怎么就这么傻呢,我不值得的。”他颤着声音轻轻的在她耳边说道。
  风荷立马就笑了,幸福的趴在他怀里说道:“可是我觉得值得,女人这辈子怎么都是过,你能帮我治好我爸,还能给我一个好的前途,我就知足了。”
  她的话说的很俗气,很直白,但是二狗却一点反感的感觉都没有。
  “你以后会后悔的。”他亲了一下她的额头盯着她的眼睛说道。
  “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最少现在我不后悔。”风荷笑着说。“赶紧起吧,王县长等会要责备你了。”
  二狗顿时点点头。
  等他出了门却正好看到王九州从门里出来,看到他,顿时就笑着说道:“呀,我还准备去叫你起床,你们年轻人起床都晚,是了,风荷呢,她起来了没。”
  二狗立马说道:“喔,她起来了,在我房里坐着呢,我其实早早就起来了,只是看着时间还早没敢叫您起来。”
  听到这话,王九州顿时眼睛里就闪过一丝揶揄的神色,指着他笑着说道:“你小子啊,就是不干好事,好好对人家姑娘啊,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他显然是看出什么了。
  二狗顿时嘿嘿一笑,没有说话,也算是默认了。
  “好了,不逗你了,去叫一下宋厂长,一起出去吃个饭,早早去市里汇报了咱们早早就回,争取今天把这个厂子的事情就给忙完。”王九州笑着说道。
  二狗立马点点头就去叫宋长久了。
  这一天的事情还算顺利,早上十点多一众人就已经赶到了九曲酒厂,下了车,风荷就先回家去了,二狗跟着众人走进酒厂,看着眼前这个庞大但是却显得有些凄凉的厂子,二狗不由的先是震撼了一下。
  他进步的速度太快,严重缺乏必备的经验积累,大场面没见过几次,这么大的厂子他也是第一次见到,惊讶一下也很正常。
  刘云显然来过这里,跟在最后面对二狗小声的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只是看了一眼这个厂子就敢开三百万吗。”
  二狗一愣,说道:“不知道。”
  “笨啊,你昨天不是还和我说地皮的事情吗,我查过资料,你知道这个厂子有多大的地皮吗。”她笑着看着二狗说道。
  二狗还是摇头,他忽然发现他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我真是无语了,你还真是甩手掌柜啊。”她白了二狗一眼说道:“差点把我给吓到,这个厂子现在连上没有开发的地皮竟然有八百亩地,八百亩地啊,光是卖地都不止三百万,只是还没人来九曲县城开发房地产项目,所以还没人注意这片地方,但是这块地皮的价格只会越来会高,我开三百万也是为了安心,虽然我不怕事,但是我也不喜欢惹事。”
  她这么一说,二狗顿时也愣住了。
  他是村里人,八百亩地有多大他太清楚了。
  “我的天,怪不到啊,我就说你怎么变大方了,昨天晚上想问你没找到机会,原来是这么个原因啊。”他瞪大眼睛说道。
  他们两个跟在最后面说话,一直到把厂子都转了一圈了,忽然一个眼眶深陷穿着一身蓝色工服的老人挡住了他们的路。
  “宋长久,就是这群人要买厂子吗。”老人背着手看着带头的宋长久说道。
  尴尬的冲着身边的人一笑,宋长久顿时看着眼前的老人说道:“老郭头,你放心,你的两个条件我都给他们说了,他们都答应了。”
  听了这话,众人才知道原来宋长久昨天晚上提的三个要求中的两个其实都是眼前的老人提出来的,他们也隐约的猜了出来眼前这个看似已经有六七十岁的老人竟然就是郭先达。
  “那就行,我的苦酒他们喝了吗。”郭先达看着宋长久说道,二狗注意到,他的眼睛一直都只看着宋长久一个人,好像他们都不存在一样,而宋长久好像对他很尊敬。
  “喝了,喝了,都哭了,我也哭了。”宋长久立马就赶紧说道。
  听了这话,郭先达顿时就大笑了起来,说道:“好,好,哭了就好,哈哈,我又成功了,我又成功了。”
  他笑的有些癫狂,但笑声却充满了萧瑟和凄凉,转身就朝着厂房里走去。
  &
  nbsp;他一走,宋长久顿时就赶紧看着刘云和李牧说道:“你们不要怪他,他虽然有些疯疯癫癫,但是酿酒的技术绝对很厉害,这厂里每个人都知道,你随便问。”
  他还是担心他们对郭先达反感了。
  只是他却注意到包括王九州和二狗在内,大家都轻轻叹了一口气,眼里都带着一股悲伤。
  “你说的对,他的确是个酒王,我昨天就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人才能酿出那么苦的酒,现在终于见到了,没失望。”刘云严肃的说道:“你放心,我答应你的要求我一定会认真履行的。”
  宋长久叹了口气,点头说道:“是啊,自从他儿子死后,他发疯了一段时间,然后他的心里就只剩下了酒,一生只为酿出苦酒,别人喝了他的酒哭了,他就笑了,别人不哭,他就哭。”——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别再诱惑我了可以吗?(二)4dd

3.0分

3.0分 别再诱惑我了可以吗?(六)9de

3.0分

3.0分 别再诱惑我了可以吗?(四)3b4

3.0分

3.0分 别再诱惑我了可以吗?(三)5a3

3.0分

3.0分 要肏就肏~别再诱惑我了可以吗?517

3.0分

3.0分 老师诱惑我376

3.0分

3.0分 【表嫂诱惑我】【完】942

3.0分

3.0分 我诱惑自己的儿子2ea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www.a5666.one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