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43.愿赌服输d3f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www.a5666.one

  第43节  愿赌服输
  二狗顿时就笑了。
  李牧的确是个宝贝疙瘩,这个家伙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系的高材生,在这个年头大学生可是非常值钱,找工作进单位都如履平地,只是李牧很骄傲,他不屑于跟着平常人那样走平凡的路,他要走自己的路,从他爸手上接过了一座家里的煤矿,然后平时就在股市上低买高卖的赚钱,以他的能力倒也赚了不少。
  但是现在他的一切都没了,包括煤矿都已经输给了二狗。
  大赌败家,小赌怡情。
  这句话不知道是谁说的,但是好歹有一半是对的,大赌的确败家,现在的李牧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好,写字据,写完字据我就和你赌,这一把你赢了,你刚刚输掉的一切都又是你的了。”二狗轻笑着看着李牧说道,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
  好像他身前摆着的不是李牧的百万家财,而是一堆废纸一样。
  他这句话一出,吴六等人顿时就着急了,周围围观的人则是再次兴奋了起来,不过也有人开始怀疑二狗的动机了。
  “这家伙每次都压全部,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啊。”一个围观者悄悄的给他朋友说道。
  “能有什么阴谋,就算是有阴谋,蒙眼抽牌这种活根本就不可能有技巧性,纯粹考验的就是运气,那李牧的运气太差还要硬上能怪得了谁谁,不过你说的也对,这个家伙好像一直都在诱导李牧,好像是故意挖了个坑让他跳,不过他的运气也太好了,竟然没输过一次。”他的朋友也悄悄说道。
  但是他们看向二狗的眼神却都是一样的,和周围所有人看二狗的眼神一样,充满了兴奋。
  李牧的身前有现成的纸笔,听到二狗的话,顿时就毫不犹豫的拿起笔就写,却被王根生给拉住了。
  “李牧,咱不赌了好不好,那些东西输了就输了,最少现在你的人还在,你现在把你的人都给输了,你以后就真的完了,我已经给你家老爷子打电话了,他马上就过来了,作为朋友,我只能做到这个份上了,我不能看着你完蛋。”
  他说完,又看着二狗说道:“王先生,能不能高抬贵手放过李牧,只要你放过李牧,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我都可以答应。”
  他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好像能为了李牧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二狗顿时就笑了,看着他说道:“这位先生你搞错了吧,我从来都没逼他,是他一直不肯走,我一没有绑他,二没有威胁他,是他自己不愿意走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他是丝毫不给王根生留面子,他的特殊能力早就探知了王根生的想法,知道他之所以能够说出这番不顾一切的话是因为他想要从李牧的身上得到更多。
  他们两个都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系的高材生,但是李牧的身世比他要好的多,他这些年就是借着李牧的帮助这才有了一点小小的成绩,现在如果李牧倒了,他也完了,他之所以帮助李牧最主要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二狗的话音刚落,王根生还没来得及回话就听到身边的李牧冲着他怒吼。
  “我说你烦不烦啊,我都说了,我的事情不要你管,你把我爸叫来有什么意思,你给我滚,滚。”
  他赤红着双眼,四肢都在颤抖,脸上的肌肉因为紧张一直在不断的抽搐着,快速的在纸条上把字据给写完,然后放到了边上,一个小弟赶紧把纸条递给了二狗,看着二狗的眼睛都火亮火亮的,他也佩服死了他了,短短这么一个小时不到竟然都赢了上百万了,上百万啊,在这个一斤猪肉一块五的年头,百万富翁就是一个青天白日的梦。
  王根生沉默了,他知道自己再怎么劝也没用了,只能期待着李牧这一把能够时来运转,把一切都赢回来。
  吴六这个时候却对着他们说道:“二狗,李牧,你们的赌约我希望能推迟一点,你父亲的身份比较特殊,我担心他等会会带警察过来,我必须要在他来之前把这些赌客给安全的送走,你们觉得可以吗,当然,如果你们感觉不安全的话,现在也可以离开。”
  他的话音一落,顿时周围的人都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都转过身准备离场。
  “我没意见。”二狗摆摆手说道:“走不走都行,主要看他了。”他指着李牧。
  李牧也顿时说道:“我也没意见,我给你保证,我爸来了也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赌约,输了的就是你的。”
  “这就好,王宝、雪七,你们两个也过去帮忙,把赌场的人全部疏散了,然后把所有的赌桌给我收拾了,我们一点风险都不能担。”吴六顿时就冲着身边说道。
  王宝和雪七顿时就走了,他自己却呆在二狗身边,主要是担心二狗会被人给伤到了。
  赌场在疏散方面做的很专业,不多久,场内的人就被清空了,就连机器竟然都被抬走了,二狗和李牧身前的桌子也被抬走了被换成了一张普通的方木桌,二狗面前的十六万五千五百块筹码也被王宝给拿走换成了八个两万块的存折和五千五百块现金。
  他们的动作很快,也很专业,显然在躲避被查这方面下过功夫。
  二狗转过身看去,原本热闹纷纷的赌场赫然已经变成了一个地下停车场,不远处的一个铁门也已经打开了,竟然真的有几辆车被开了进来放在下面。
  “我们这也是为了安全着想,这也是我们这个大盘能够成为山城三大大盘之一的原因,我们比任何人都谨慎。”吴六看着二狗一脸惊讶的样子,脸上带着骄傲说道。
  点了点头,二狗不得不承认,吴六他们的手段真的是有些逆天了,分分钟就把一个赌场给变成了停车场,警察来了即便往死了查都是白费,再说这些警察也不可能往死了查。
  赌场的小弟们此刻也都全部疏散了,在惩只剩下了李牧、王根生、二狗、吴六、王宝还有雪七,二狗和李牧面对面坐在桌子的两边,桌子上上放着九个存折、一个信封,七张字据,一叠便签,一根钢笔。
  五千五百块钱已经被吴六给收在了口袋里。
  “开始吧。”李牧喊道,周围的环境忽然安静了下来,他的心也竟然安静了下来,原本的浮躁也渐渐消失了,看着二狗,眼睛里再次出现了一丝睿智的光芒。
  “如果我再输,我的人也是你的了。”他苦笑着看着二狗说道,然后转过头对王根生说道:“你来给我蒙眼睛。”
  王根生点点头,帮他蒙上了眼睛。
  吴六现在暂时充当荷官,拿出一副新牌拆开在手上飞舞一般的洗完然后放在了李牧的眼前,李牧用手摸着在里面抽了一张压在桌子上,吴六再次如法炮制,二狗也抽了一张,这次他没有直接翻开,而是也压在了桌子上。
  两个人都伸手
  把蒙眼睛的黑布给拿开,但都没有看牌,而是看着对方。
  “如果我输了,你准备怎么处置我的家人。”李牧苦涩着脸看着二狗说道,他此刻已经清醒了过来,看着二狗眼前的一堆纸条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
  二狗愣了一下,这个问题他还真的没想过,顿时就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然后说道:“要不咱不赌了吧,你的家人和房子我都还给你,就当是你赢了这把。”
  他豁达的说道,看着李牧。
  李牧的眼睛顿时一亮,不过却笑着摇摇头说:“不,我不选这条路,这场我一样要赌,如果我赢了,我会把你的那个存折给你留下,如果我输了,我会履行我的承诺,只是我的家人,请你放过他们。”
  “你不觉得你太贪心了吗?”二狗顿时就轻笑一下接着他的话问道。
  李牧摇摇头说:“那你能把她们怎么样了?”
  二狗沉默,这个家伙太无耻了,他之前怎么没想过这个问题啊,是啊,他能把李牧的家人怎么样了,虽然他把他们给输了,但是现在是法治社会了,他也不能把人家的老婆孩子给掳走,顿时就有些心烦的摇摇头说:“好了,这个事情先不说,等看牌了再说吧,指不定你就赢了呢。”
  “嗯,好。”李牧说着就看向了自己眼前的牌,犹豫了一下,颤抖着手把牌给掀开了。
  “方片八,我这张牌不小。”他看着二狗笑着说道,只是脸上的表情非常的紧张,他知道自己这张牌也根本不大。
  二狗轻轻一笑,把自己的牌也给掀开。
  “红心九。”
  看到这张牌,顿时李牧就无力的靠在了椅子的靠背上,惨笑着看着二狗说道:“你现在可以下决定了,准备怎么处理我的家人。”
  二狗也有些郁闷,他原本以为这场李牧能赢的,但是没想到他的人品竟然差到这种程度,方片八和红心九就差了那么点。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传来,一辆黑色的轿车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吴六顿时就眉头一皱,给王宝和雪七打了个眼色,他们两个顿时会意,缓缓的往李牧的背后靠去。
  轿车显然是有目标性的,径直的就朝他们身边开了过来,在桌子旁停下,从上面下来了三个人,两个中年人,一个老人,看到其中的一个穿着一身西装打着领带约么有三十多岁的青年,吴六顿时就走了过去喊道:“三哥,你怎么也来了啊。”
  “没啥事,咱看着就行。”青年微微的对吴六摇了摇头说道。
  吴六顿时会意,走到二狗的身边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不用担心,那个穿西服的是我的老板,这里的事情我都给他汇报过了,他能来就说明没什么事,但是你也要注意了,那个老人是山城的市委书记李源,他是李牧的爸,那个中年人是山城公安局的副局长,是李源的侄子,李牧冲他叫哥。”
  二狗点点头,他的特殊能力自从这几个人下车开始就一直在他们脑袋里看来看去的,自然知道吴六说的是实话,他还知道,这个青年叫张三炮,是这家KTV和地下赌场的大老板,在九曲县的势力很大,和很多领导的关系都处的很好。
  看到李牧,老人顿时就一个箭步走到他身旁一巴掌就朝他脸上扇了过去,咆哮着吼道:“你个逆子,你跑到这种地方做什么,还不赶紧跟我回去。”
  李牧被打了一巴掌从椅子上摔了下去,脸上却没有任何恼怒,他此刻已经完全清醒了,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他也知道,他爸这是在借题发挥,要保护他,但是他多么骄傲的一个人,赖皮的事情还是做不出来的。
  从地上爬起来看着一脸怒气冲冲的他的爸爸就开口说道:“愿赌服输,我自己做的事我自己承担。”
  听到他的话,李源顿时就来了火气,伸起手就想再抽他却被他给挡住了。
  “爸,我已经丢人了,不能连脸都不要了,输了就是输了,我是男人,我现在就这么走了以后就永远都是个孬种了。”李牧冲着自己的父亲吼道,脸上带着非常认真的表情。
  显然,此刻的李牧已经完全清醒了,他又成了那个睿智的李牧。
  李源的手放下了,深深的叹了口气,转过头用凌厉的目光看着对面的二狗说道:“我儿子输了多少钱。”
  “他和我赌的时候已经没钱了。”二狗摊摊手说道,他是一点都不害怕,脸上的表情十分平静,浅笑着看着一脸阴沉的李源。
  自从有了特殊能力后,他仿佛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即便是上次被张大全压在地上打的时候他都没害怕过。
  李源顿时先是一楞,然后说道:“那他输了什么。”
  “没什么,就一座煤矿,一栋别墅,还有一些股票。”二狗施施然的说道,对于李牧把自己妻女还有情人给压上的事情他直接忽略了,桌子上那几张字条也让他刚刚在众人都不在意的时候给拿走装进了口袋。
  所以听到他的话,吴六和王根生顿时就看向了桌子,就发现桌子上只剩下了四张纸条,其他的都不见了,吴六顿时就长呼了一口气,他也担心那几张字条被李源看到,李牧也愣了一下,看到那几张字条不见了,顿时看着二狗的目光里也带着一丝感激。
  的确,如果只是输了一些家产的话,虽然李源会骂他,但是不会对他绝望,可如果李源知道他连妻女都给输了的话,那他的日子怕是就真的艰难了。
  “什么,你个逆子,你竟然把你所有的家产都给输了,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小辉,咱们走,不管他了,让他自生自灭吧。”他颤抖着身子伸出一根指头指着李牧吼道,然后就转过身准备走,只是身形却忽然摇晃了一下,他身边跟着的中年人赶紧把他扶住。
  “叔,你没事吧。”他急忙说道,然后冲着李牧吼道:“李牧,你他妈混蛋,还不赶紧给你爸道歉,你看你把你爸都气成什么了,你说也是三十多岁快四十的人了,怎么能干出这种蠢事啊。”
  听到他的话,李牧顿时才反应了过来,走到李源的身前噗通就跪下了。
  “爸,我错了,我不是人,我以后再也不会赌了,我发誓,如果我再赌的话,我就砍了我的手,我说话算数。”他发了一个毒誓。
  李源这才回过头,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说道:“你呀,你呀,你呀,你让我说你什么啊,我辛辛苦苦努力了这么多年,都让你给毁了。”
  他说道,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抬起脚就朝李牧踢了过去,李辉赶紧把他给拉住急忙说道:“叔,你冷静点,他现在已经赌了,你现在就算是把他打死也没什么用啊。”
  说完,他就脸色一冷看着二狗说道:“你应该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房子留下,煤矿留下,其他的东西都归你,我欠你一个人情,你答应吗。”
  “好啊,没问题。”二狗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身旁的吴六顿时就赶紧挡他,那可是
  一座煤矿和一栋别墅啊,价值最少都是百万以上,就让二狗这么给送出去了,他心里实在是舍不得啊,就算那个三哥此刻也动容了,看着二狗的眼神不由的多了几分凝重。
  “我有分寸。”二狗笑着看了一眼吴六,然后把其中的两张纸条给拿起来直接撕掉,站起身看着李辉说道:“你的要求我做到了,这里还有两张纸条,一张是他的一辆奥迪车,我也不要。”
  他说着,把这张纸条也撕掉了。
  顿时几乎所有的人都惊讶了,因为二狗实在是太大方了,即便是李辉的脸上都带着一丝古怪,他不明白这个年轻人究竟是想做什么,李源也已经平静了下来,直直的盯着二狗。
  二狗却不在意,又拿起了那张股权转让书说道:“这个是他的股权转让书,他估价十八万,我也不要。”
  说着,他就伸手把这张转让书也撕掉了。
  这下,吴六立刻就着急了,赶紧挡着他,对他说道:“你疯了,这可是十八万,十八万啊,不是十八块钱。”
  王宝和雪七也是愣愣的看着二狗,都被他的行为惊呆了,张三炮都愣住了,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十八万啊,要是他的话打死他都不会送人的。
  李源、李辉还有李牧三个人也愣住了,不知道二狗究竟是在演什么戏。
  “哥,相信我,我有分寸,还有一张纸条呢。”二狗冲着吴六说道。
  吴六看了一眼剩下的那张纸条,顿时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放开了二狗。
  二狗麻利的把手上的股权转让书给撕掉,然后拿起最后一张纸条看着李家三个人说道:“我只要这个,只要李牧把他的这个承诺给兑现了就好,当然,你们也可以耍赖,因为我现在已经撕掉了所有的凭证。”
  他说道,再次坐到了椅子上,翘起二郎腿靠在椅子背上看着眼前的李家三个人。
  他此刻心中也在紧张,他也担心李牧会反悔,但是他现在根本没选择,他的势太弱了,李牧的车子房子股票即便是让他拿他也拿不走,他哥哥是公安局长,只要稍微在中间做点手脚,把自己抓到公安局里关上一半年的也不是不可能。
  这些厉害他心里都是清楚的,而且他的特殊能力也扫到了李源和李辉的心思,知道他们心里也有这种想法。
  “最后那张纸条上写的什么。”李辉盯着二狗问道,脸上的表情已经缓和了下来。
  既然人家如此的上道,他也不能再做过多为难了,不然就是他不上道了。
  “为我打工十年。”二狗轻飘飘的说道。
  顿时张三炮、李辉还有李源都愣住了,都有些讶然的看了看二狗,又看了看李牧。
  “是的,我答应过他,只要我再输,就为他打工十年,那个时候桌面上已经压了我的全部家产,他答应我只要我赢了我就能把这些全部拿走,只是,我的运气太差了。”李牧轻笑着说道,看着二狗的眼神再次充满了感激。
  为二狗打工十年,他愿意,至少这样他不用家破人亡了,经历了这次的事情,他的心境已经改变了许多。
  “他们赌的什么?”张三炮顿时看着吴六问道。
  “蒙住眼睛抽牌比大小,谁的数字大谁就赢,李牧连输了八场。”吴六说道,顿时就想笑,但是生生忍住了,只是脸上还是不自觉的露出一阵笑意。
  听到他的话,顿时张三炮就爆粗口了。
  “我靠,不是吧。”他看着李牧。“你不是运气这么差吧,玩这种游戏都能输的这么惨。”
  李源和李辉也讶然的看着李牧,眼神里都带着询问。
  “是的,我人品太差。”李牧苦笑着说道。
  “我劝了他六次,但是他都不理我。”王根生此刻赶紧插话。
  听到他的话,李源点了点头,没对他回话,然后看着李牧问道:“你确定你要这么做?”
  李牧点点头说道:“我说过,我是个男人,我说过的话必须要算数,我不能不要脸。”
  李源沉默,李辉也陷入了思考。
  良久,李辉看着李牧很认真的说道:“道理是没错,但是你要想好你这样做的后果了,如果你真的这样做了,你会失去很多,非常多。”
  李牧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如果他真的决定为二狗打工十年的话,他可能不会再获得家里的任何有力支持。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不后悔我的决定,因为在十多分钟以前,我已经一无所有了,现在,最少我还有尊严。”李牧毫不犹豫的笑着说道。
  他甚至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迟疑。
  在场的除了李源、李辉还有张三炮,其他的人都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吴六此刻也在张三炮的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话,顿时张三炮的眼睛就亮了,看着李牧的眼神充满了古怪,看着二狗的眼神也是,不过他看二狗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凝重和认真。
  他已经把二狗当成一个人物了。
  宠辱不惊,心思缜密,不拘小节。
  这些大人物身上应有的特质他在这个人的身上都看到了。
  李源和李辉听到李牧的话迟疑了一下,都点了点头。
  “既然你这么决定了,那我也没办法,只是希望你不要后悔。”李源说着,饱含深意的看了一眼二狗,然后一句话没说,转身往车里走去,李辉则是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李牧,然后看着二狗凝重的说道:“希望他的选择是对的。”
  然后转身上车发动引擎拉着李源扬长而去——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妈妈赌输给我5b9

3.0分

3.0分 赌球输了出卖艳丽邻居人妻c78

3.0分

3.0分 赌球输了出卖艳丽邻居人妻c78

3.0分

3.0分 赌球输了出卖艳丽邻居人妻c78

3.0分

3.0分 不服输的女孩e89

3.0分

3.0分 输牌的要脱衣服52c

3.0分

3.0分 输牌的要脱衣服-淫妻奸情30d

3.0分

3.0分 赌局39a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www.a5666.one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